紫葡萄酒的摇篮——白马庄

[日期:2013-04-17]   来源:进口葡萄酒资讯网  作者:进口葡萄酒资讯网   阅读:288[字体: ]

       白马庄坐落于圣埃米伦法定产区。是圣埃米伦列级名庄中排位第一级,A组的两个名庄中排名第一的酒庄。也是近年来世人常称的波尔多八大名庄之一。也可以讲因为有了白马庄而使圣埃米伦法定产区增色不少。它是美妙绝伦的紫红酒,质地华美,芳香强劲而不失优雅。它的独特品格来源于葡萄园(位于与波梅罗号交界处)的优质土壤和其特别的葡萄品种调合技术。白马成园后一直一路顺利,首先引入先进的地下排水系统,逐渐扩充园地,酒也颇受市场欢迎,常被时人称颂为本区二大名酒之一。

        白马堡虽位于圣爱美浓区(St.Emilion),但地近玻美洛区(Pomerol),所以地文与其极为相近。土壤多为碎石、砂石及黏土;下磐则是含铁质极高的岩层。玻美洛区两个位列“白大”的康色扬堡(Ch.La Conseillante)及乐王吉堡(Ch. L’Evangile)等葡萄园与白马堡的边界就只有一条小道路。所以长久以来,白马堡被视为是玻美洛的酒。白马堡主要种植的葡萄和一般名园以卡本内•苏维翁(Cabernet-Sauvignon)为主的情形不同,挑上了有苏维翁“乡下穷亲戚”之称,且较淡、色浅、早熟、单宁少、较香的卡本内•弗朗(66%)与美洛(33%),种植密度为每公顷约六千株。在全新橡木桶中的醇化期约十八至二十四个月。至于不是很理想的酒则充作二军酒,也就是“小马”(Le Petit Cheval)。

        白马堡最大的优点是年轻与年轻与年长期都很迷人,年轻时会有一股甜甜吸引人接受的韵味,酒力很弱。但经过十年后,白马堡又可以散发出很强、多层次、既柔又密的个性。一九四七年份的白马堡曾获得波尔多地区“本世纪最完美作品”的赞誉。

紫葡萄酒的摇篮——白马庄

        为了充分利用其独特的土壤,他们大比例地种植了卡本妮弗兰克葡萄(57%)。这种极优雅的葡萄赋予白马庄酒无可比拟的芳香和口感。策略上,它的产量控制得很低。卡本妮弗兰克的强劲单宁酸与梅洛葡萄(41%)醇和的果香合得很好。收获时节,葡萄酒要平均连衣浸3个星期,然后再倒出来。正土酒[(Grand Cru),园场等级称谓,也指酒]要全部在新的橡木桶藏酿18个月,而第二葡萄酒小伐尔(Petit Cheval)则在50%新的橡木桶藏酿12个月。正土酒是不经过过滤的。

        以前酒庄的园地有一间别致的客栈,有位国王亨利常骑白色的爱驹路过此地休息。因此客栈就取名“白马客栈”。后来改为酒庄后也顺称白马庄。二是:此地属飞卓庄时并非未大面积种植葡萄,而是用作飞卓庄养马的地方,后出售并大面积种植葡萄成为酒庄后正式区名白马庄。无论如何,白马庄的出身与飞卓庄都有着同根的历史渊源。白马庄是圣埃米伦区同一家族拥有最长时间的酒庄。1852年Jean Laussac Fourcard与葡萄庄园大地主Ducasse家族的女儿Mlle Henriette结婚。白马庄就是Mlle Henriette嫁妆。从此白马庄在Fourcard家族中世代相传的至今天。白马庄是在1853年正式命名为白马庄。当时的白马庄并不很出名,Jean Laussac接管后的确花了不少心血。他把该园全部种上葡萄树,精心管理,终于在1862年伦敦大赛和1878年在巴黎大赛中获金。现在你看到在白马庄酒Label上位于左右的园图就是当年所获的奖牌(当然以今天白马庄的知名度和实力,再能多产三、五倍的酒,一样能卖光,就没必要去参加什么葡萄酒大赛了)。然而白马庄的出名是自19世纪末1893、1899和1900几个非常引人注目的经典年份开始。1970年至1989年期间酒庄的董事长是家族的女婿Jacques Hebraud。Jacques的祖父曾是波尔多的大酒商,父亲曾是海军上将,他本人是农科教授和波尔多大学校长。他的家庭背景和崇高的学术及社会地位将白马庄的声势再推向高潮。

                

紫葡萄酒的摇篮——白马庄

        白马庄占地38公顷。圣达美隆以前最大的酒庄是飞卓庄(Chateau Figeac)。白马庄目前的园地以前也是飞卓庄的一部分。后来由于飞卓庄一块块出售土地才有了独立的白马庄。关于白马庄的命名,我在波尔多曾经听说过两个版本。一是:以前酒庄的园地有一间别致的客栈,有位国王亨利常骑白色的爱驹路过此地休息,因此客栈就取名"白马客栈"。后来改为酒庄后也顺称白马庄。二是:此地属飞卓庄时并未大面积种植葡萄,而是用作飞卓庄养马的地方,后出售并大面积种植葡萄成为酒庄后正式取名白马庄。

 

        值得一提的是白马庄所处的位置紧捱宝万龙(Pomeral)法定产区。它的葡萄园和旁边属于宝万龙酒的风格却很不一样。很多新世界的酿酒人批评法国的很多法定产区条列多为迂腐的游戏规则。我觉得这样说未免太肤浅,因为法国正因有这些规则才能令酒各地特色更明显。甚至同一小村庄的名庄园间都可差异极大。不能用简单的商业眼光去批评艺术嘛!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