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高品位 如何在飞机上选酒

[日期:2013-10-28]   来源:进口葡萄酒资讯网  作者:进口葡萄酒资讯网   阅读:188[字体: ]

       彼得-梅尔有本书叫《追踪塞尚》,虽然他天生并不是写小说的料。这本书成书至今不算久远,也就8年左右,你可以看到,当时乘坐飞机头等舱,对食物和酒挑剔的法国人,是如何安排自己旅程的。

  “他递给她一个袋子,里面装有熏鲑鱼、干酪、新鲜的棍子面包。以及一瓶勃良第白酒。他对她说,‘用餐时,或许你可以用这个招待我们,这是我们的午餐。’

  空姐接过袋子,她的微笑有些动摇,不过他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你是个可爱的女孩,’他说,‘你能不能留意一下,不要让葡萄酒冰得太冷?冰过但不要冻着?’”

  那个时候,昂贵的机票没有附加好吃的食物,不管菜单上的描述是如何的栩栩如生,空中的厨师立意多么美好,一上天,他们秉承的美食理论就会扭曲,飞机上的食物神秘、凝结而且无味。酒更是这样,彼得写道,“即使他们标明着特选,也很少能够名副其实。”

  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根据国际旅游搜索网站天巡(Skyscanner)对乘客进行的调查中,居然有超过23%的乘客认为自己最有可能喝葡萄酒的场合是在高空飞行中,而54%以上的人表示自己很享受飞行过程中提供的美酒。


  葡萄酒在飞机上的受欢迎程度的确很惊人。法航为所有舱位的乘客提供香槟,包括经济舱在内,一年要提供超过100万瓶香槟酒。国泰航空仅去年一年,就消耗了大约一百五十万瓶餐酒及香槟,分別选自法国、意大利、南非、澳洲、美国及新西兰。新加坡航空公司习惯以箱为单位计算,去年披露的数据,他们的乘客每年在经济舱中喝掉48000箱红葡萄酒,36000箱白葡萄酒,商务舱喝掉香槟15000箱,波尔多红酒10000箱,意大利红酒7000箱以及总共300箱的波特酒。

  葡萄酒大师李志延2009年加入新加坡航空公司,成为他们的品酒顾问团的成员之一。“目前的两名顾问分别是葡萄酒界大师Steven Spurrier和Michael Hill Smith。前者是巴黎首家葡萄酒学校L’A-cademie du Vin的创办者;后者则凭借对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所做的贡献,获颁澳大利亚勋章。但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的许多航班执飞亚洲各个国家的航段,他们同时需要一个了解亚洲人的美酒顾问。”李志延说。

  李志延在北京三里屯、新加坡航空公司新一代客舱产品的展示区接受了采访。她出生于韩国,定居于香港,是首位获得伦敦 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 颁发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资格的亚洲人。尽管她担任过各种大赛评委,想象自己置身于万米高空来选酒,显然还是件有挑战的事。

   “当飞机飞翔高度达1万米时,因为飞机内大气压力、温度湿度的不同,不管是葡萄酒还是人的味觉都会发生变化。”李志延说。在地面时酒体里柔和的果味削弱很大,比方香蕉和桃子香气,而强势的柑桔气味被减弱的幅度很小,至于覆盆子类的浆果不会有较明显改变。同时酒体中的单宁与酸味会加倍放大,而糖分和酒精却在舌头里会失去一部分活跃度。

  地面上的好酒,在空中不一定是好酒。李志延举了个例子,比如说夏布利(Chablis),它们出产的地理位置在葡萄酒概念里属于寒冷产区,葡萄不容易成熟,气候的严苛培养了葡萄的耐性,孕育出夏布利白酒严谨冷峻的性格,强壮的酸度、突兀的矿物感,很多人爱极了这种其他产区不易模仿的口感。“但来到飞机上,它们的酸度会变得非常尖锐刺激,也失去了那股特殊的小风味。”

   “如果要总结飞机上的葡萄酒的共性。”李志延认为,“一般来说,它们果味都比较浓郁,单宁柔顺且酸度均衡。反之,那些酸度过高,单宁过重的葡萄酒就不太适合上天了。而飞机上没有专门的醒酒器,开瓶之后,最好静置一段时间再饮用才是最佳。”

  对于李志延来说,选择经济舱的酒才是最难的部分。“这是不公平的,尤其是我们最先品尝了头等舱及商务舱的葡萄酒,最后才品选经济舱的葡萄酒,你会感觉自己的舌头淹没在无边的平庸之中。”她说,“在品尝了大约200款经济舱的酒后,我终于豁然开朗:酒不必昂贵才是好的,经济舱应该有不同的选择标准。卢瓦尔河、博若莱葡萄酒生产商出产很好的葡萄酒,售价只在8美元以下。在新世界,智利和阿根廷也充满了可以讨价还价的红酒,而南非则是一个出产廉价成熟白酒的地方。”

  另一个甄选的条件是产量足够大,如果供应商不能提供超过1000箱备用的数量,就很可能出局。针对新加坡航空的经济舱,生产者要能供应数万箱葡萄酒才行,即使是头等或商务舱也需要数千箱葡萄酒,选出的葡萄酒再根据不同的航线进行分配,例如加利福尼亚的莎当妮只会供应指定线路,而波尔多红酒则多被视为支柱,几乎每条航线都会选购。

  国泰航空甄选餐酒的工作则由他们的品评小组在香港进行,所有参选的餐酒全部在运抵香港后即供评选,以准确试出酒的优劣,因为某些餐酒能适应运送的过程,某些则经过长途运送后,酒质会受影响。此外,几乎所有航空公司的选酒活动都会尽量避免受酒瓶和酒标的影响,所以所有的酒瓶均以瓶套覆盖,只显示供內部参考的餐酒编号,以求达到最客观。

  如果你乘坐头等舱或者商务舱,这样的选择程序过滤会让乘客选酒的风险降到最低。当然,新鲜度也是要追求的,航空公司在飞不同航段时,供应的酒有所不同,“如果飞新西兰,那么肯定要加大当地酒的比重,乘客会有亲切感,飞往其他产区的航线也一样。”李志延说。

   “偶尔我们也会冒一点险,比如在头等舱的酒单上加入一款来自阿根廷的酒,结果反响居然不错。”李志延说。而法航的那个大名鼎鼎的葡萄酒顾问、2000年世界最佳品酒师奥利维尔•布西(Olivier Poussier)在今年6月,实验性地在法航头等舱酒水单上推出一款玫红葡萄酒,实验时间为两个月,这款酒是2012年的新酒,产自普罗旺斯地区的Saint-André de Figu-ière酒庄,口感细腻美妙,拥有清凉的薄荷和柑橘的醇香,非常适合在夏天饮用。

   “如果要说哪个产区最受中国乘客的欢迎,那一定是波尔多吧。波尔多这三个字比葡萄品种和酒庄本身更有说服力。”李志延不加思索。国泰航空也是这个思路,因为去年推出多款波尔多列级葡萄酒大获好评后,今年5月继续在头等舱引入6款来自法国波尔多圣达美浓的特级酒庄至一级特等酒庄的葡萄酒,比如说特级庄嘉芙丽(Canon-la-Gaffe-lière)2007年。“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发现,亚洲一些成熟航线里,选择勃艮第葡萄酒的乘客数量与选择波尔多葡萄酒相同。”李志延补充道,这传递的信息非常有意思,即亚洲消费者的真正葡萄酒喜好究竟在哪里。“勃艮第的黑皮诺在亚洲表现非常好,消费者们已经更趋向优雅风格,同时它们可以很好搭配亚洲美食。”

相关评论

高级战略合作伙伴:

澳门葡京赌场 澳门网上博彩 申博娱乐 体育博彩 博彩网 澳门盘口 澳门赌博网站 优博平台 e世博 澳门网络博彩 皇冠网 足球投注网站 澳门百家乐 现金牛牛 澳门银河 澳门赌博网站 申博 博狗 澳门赌场攻略 俄罗斯轮盘 大赢家足球比分 申博官网